安▫景泽

抑或往生

【all李向】沙李/孙李/GDP李(少的可怜的肉末)

开头是作者的哀嚎及安利:

同志们有人萌all李吗?(´°̥̥̥̥̥̥̥̥ω°̥̥̥̥̥̥̥̥`)all李超萌的啊同志们!您想象一下我们不可一世的达康书记被下属被上司被政敌被GDP被摁在桌子上的样子和明显不满的神色,眼神坚定地说一声:回家再做。的样子。

简直是狼血沸腾啊亲!|゚ρ゚ )ノ

all李大法好,入教有肉吃!

爱他,就让他受( ͡° ͜ʖ ͡°)✧

————————正文分割线————————

沙李:
避雷:私设 ooc 文渣

东篱把酒黄昏后。

爱党爱国爱人民的达康书记靠着自己办公室的落地窗,轻轻摇晃着手里的水杯,澄净液体平缓的温度透过玻璃杯壁轻轻地向外扩散。
李达康看着黄昏下的汉东,街道上车水马龙,暖黄色的阳光温柔地覆盖着这片土地。他不知怎的就想到了那句词,那首《醉花阴》,还有那个同此刻阳光一样温柔的人。
说是温柔,再往细了说,仅限于对他一个人。他也曾见到过那人和蔼笑容下的可怖手段。

能爬到那个位置的人,又有多少温柔可言呢?

夕阳又向山间沉了几分,他举起杯,喝了口水,心里暗想这杯中要是酒岂不是更应那句词?

根据消息,沙书记今天就可以回来了。李达康心里想沙书记出差的事儿从沙书记走的那个下午一直到消息来之前,连觉都没睡好,现在也是轻轻松松。
办公室的门毫无征兆地打开,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双手已经环上了他的腰,从背后抱住了他,那人的身上还有着风的清凉。

被抱住的人也不恼,调侃道:“沙书记这是舍得从北京回来了?”沙瑞金笑了笑:“我这不是舍不得孤身一个人的达康书记么。那达康书记有没有想我?”
万年傲娇的达康书记深沉地看了沙瑞金一眼,决绝地说道:“没有。”
沙瑞金表示已经习惯了。

“没关系,到了床上我就会知道了。”

——————孙李的正文分割线———————

预警:ooc 雷 狗血 剧情改动 文渣作者 cp向不明显

清早

“孙区长,来,给我解释一下。”达康书记把一份文件拍到了孙连城面前。

一脸苦逼的刚上班的孙区长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打什么瞌睡!这是你面对自己错误的正确态度吗?!”

立刻摆正态度的孙区长:“李书记,真的是他们财政没把钱给全……”

“屁!你没收到就不懂自己去要吗?!你别解释!我问过那边了你根本就没催过!”

“我是每天太忙,一忙就——”

“哦,那按你的意思你是每天都很敬业是吗?”

点头。

“每天都很辛苦是吗?”

使劲点头

李达康冷笑,拿出一张打印出来的照片:“那孙区长在办公室补觉也真是辛苦了。”

“李书记啊您到底想干嘛啊我真的就那一次在办公室里眯了一两分钟,理由昨天晚上您也肯定清楚——”

达康书记听到这里摆了摆手打断了他:“不不不,不清楚。”

“……总之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尽快解决的。”

“知道就好。孙连城,我告诉你,这件事儿关系到老百姓,不把这件事解决好,你就干脆别干了,连老百姓都不考虑的官还算什么官?!”

孙连城闻言感叹,果然,自家达康书记的底线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是那么鲜明。

但是。
一大早就被怼的快憋屈死的孙区长并不会善罢甘休,他准备在另一个战场讨回公道。

【具体指哪儿,大家都懂( ͡° ͜ʖ ͡°)✧】

————————GDP×李—————————

阅读须知:初设定为29岁的达康书记许身于GDP的故事,极少的肉末

GDP看着他,他也看着GDP。此时床上的气氛已经暧昧到了极点,GDP把着他的双手铐在床头,借着昏黄的灯光,一点一点地轻抚过他的脸庞。
从稚嫩到成熟,GDP见证了这个人的所有成长。如今虽然远离了少年时期,但那眉宇间的寸寸英气和俊郎的面容倒是仍似以往。
双手继续下滑,一颗一颗地解开了纯白衬衫的扣子。然后,GDP触及到了他温暖的肌肤。白皙且光滑。
GDP笑着问道:“就这么把自己交给我?你才29岁,年轻的很。”
身下的人被之前的爱抚弄得眼眶微红,还是嘴硬道:“对,把我的一切都交给你。”
GDP笑了:“那好。”手上的动作立刻变得带有侵略性和攻击性。

既然是他的东西,那就得彻底属于他。

“你一直都心念着我”

“我又何尝不是。”

END.

评论(25)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