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景泽

抑或往生

【藏麟】初始
这是一个张哥闲着没事干翻连名字都不知道但是看他家看他人特别有意思的墙的故事。
汪大人为什么没打死他。
因为我ooc了。

汪藏海夹起一枚白子:“张家?没听说过。”
对面的黑衣青年左手托着下巴,右手一下一下地敲在黑石棋盘上:“我们张家一直避世,你不知道很正常,但你一定要记住!我们张家特别厉害!”

“既然如此厉害,为何还要隐世不出?”汪藏海思索再三,落了子。纵观这棋局,此时还是黑子占了气势。

“……这是我们族里的秘密。”张起灵少有地迟疑了一下,随后遣下黑子,如此迅速。汪藏海微微皱起眉,那颗黑子恰好打断了他的链条,原本的暗处围剿已经被摆到了明面上,如果继续扛着,怕不出五个回合就定下败局。

他原以为这个自称张家族长的青年不过是徒有其表,如今看来是他轻敌了。

想到这里,汪藏海微微笑着,他倒是第一次遇到能识破此局的人。

“我听外边人一口一个汪大人的,也没问到你的名字。你叫什么?”张起灵墨眸微闭,端起茶盏一饮而尽。

“汪藏海。”取出白子铿锵落下,一声脆响刚好接上了他略微低沉的尾音,如此恰到好处的衔接让人舒服。

“张家族长,我看这局棋已经不用继续下去了。”

张起灵收回觉得这名字似曾相识的心神,稍稍看了一眼就抬头笑道:“是啊。”
白子占了一个点,让整盘棋陷入僵局,难分伯仲。

张起灵站起身,语气里带着明显的笑意:“汪藏海,我叫张起灵。”
汪藏海去拿茶杯的动作一顿,古潭似幽深的眸子抬起,却发现那里早已空空荡荡,只余下几片落红。

指尖触到冰凉的黑玉棋子,汪藏海轻叹一声,心里盘算了好久那张起灵到底洗没洗手。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