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景泽

抑或往生

【藏麟】汪大人三次想上了他,有两次失败了(上)

食用须知:
1.本文cp     
汪藏海x洪武年间张起灵
汪藏海x洪武年间张起灵
汪藏海x洪武年间张起灵
可逆
(注意洪武)
2.ooc ooc ooc 特别ooc
3.lo主写的不怎么样

正文

【第一次】
此时正值寒冬腊月,也是明朝建立后的第一个冬天。

汪藏海手里拿着一本古籍,正是开国皇帝前几日叫人加紧送到他府上来的那本。他找这书已有一段时间,不承想真在帝王之家。

屋子里几处都燃着瑞脑,汪藏海自己也是在旁边桌上放了暖炉,温暖清雅的环境倒是比外边的寒风凛冽好了不知多少倍。

“砰!”
小叶紫檀木门被一个浑身雪白的人一把推开,隆冬的风裹挟着稀碎的冰粒涌了进来。
那人也知道汪藏海的脾性,又急急反身把门关严。
汪藏海听了这响动,早已放下了书卷,用梅骨似的手捧起暖炉,瞟了一眼自家刚刚被严重摧残的屋门。

“老汪你这屋里倒是暖和啊,呦呵!还挺香!又当神仙呢?你都不知道我在外面都遭遇了什么,真是新朝刚建根基不稳世风日下道德沦丧啊喂老汪你有没有在听啊我现在是很认真地在诉苦啊!”张起灵一边解下沾满了雪的外袍,一边絮絮叨叨。

“在听。你离我远点解,别把雪沾到我身上。”
汪藏海用波澜不惊地眼神看着张起灵,心里不知在打什么算盘。

此时张起灵的乱七八糟的也都脱得差不多了,雪被抖落了一大片。
他现在正穿着藏蓝色类似胡服却有部分汉服细节的行装在原地蹦哒,嘴里“冻死我了”嗷个不停。

汪藏海把暖炉拢进袖里,叫来两个侍女,吩咐了一句就继续去看他的书了。

汪藏海在外屋看书,张起灵就直接被安置到他汪藏海里屋的床上。
张起灵不管那么多,喝了热水洗了澡换了衣服掀起被子往里一钻就连头都不冒出来了。

他还没钻一会儿,就听见外面有人走过来了。
他的五感敏锐的吓人,想起那两个侍女已经走了,那这人就一定是汪藏海。
张起灵堪堪从被子里露出一双眼睛,半眯半合地看着他:“老汪我知道你跟个姑娘家似的有洁癖,但是被子能不能借盖一晚上,我现在真的特别特别特别困。”由于嘴还埋在被子里的缘故,那声音闷闷的。

原以为最差的结果就是自己被汪藏海连人带褥子被子掀下床,没想到眼前一暗,姓汪的直接欺身压了上来。
张起灵的眼睛瞬间睁开:“哎哎哎老汪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惹你这个洁癖的哎哎哎别掀别掀实在不行咱俩可以挤一晚上啊你要理解一个人困到这个地步就浑身都不想动的想法。”
此前沉默了好久的汪藏海开口了:“……做些运动就没那么困了。”

张起灵愣了一下,眼神一直在这个身着白衣风华绝代飘飘若仙的青年上游离着。
汪藏海等了一会儿后看没有回复,刚想开口就听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汪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哎哎哎可是改天吧好吗……我真的是太累了……”
张起灵的手环上身上人的腰,侧了侧身将那人置于床榻上,头凑过去蹭了蹭,鼻尖萦绕着一种冷香。

汪藏海不说话,侧过头去抵住对方发顶,难得享受地微微眯了眼睛。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就爬起来的汪大人在小本子上记了第一笔失败)

评论(19)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