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景泽

抑或往生

【毅强】新年

食用说明:
△毅强
△第一次用化名,天天被查,心如死灰
△殷—W   黎—L
△ooc预警
△文笔渣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同好求戳

正文:

华灯初上,烟火喧嚣。

他从家里里翻出一盒烟,有些陌生的点燃。自从黎皖提过他该戒烟以后他就再也没有碰过烟了。
黎皖。
那个总是温和着处理一切的人。
那个总是在他遇到事情的站在他前面的人,轻声说一交给我就好的人。谁说需要你了?

烟雾缭绕,散失在略寒冷的空气中。他坐在落地窗前,窗外是绚烂烟花,转瞬即逝。他拿出来手机,想看看有没有未读信息或者是未接电话。他从来没有把手机调成静音,这样做只是为了给自己找点事做,让自己显得不是那么手足无措。
黎皖和自己算是交心朋友,两个人的孽缘从文革的时候就开始了。他倒是没怎么变,还是那样,对谁都好,倒是让自己误会了。

殷泽平时缜密的令人惊叹的思维此刻有些紊乱。
或许太唐突了?
算了。

即使努力遏制着回忆的暗流,却也是情不自禁的想到今天下午。
“呃,黎首阁。”
“嗯?”
办公室里没有人,黄昏的阳光静谧的不似平常。
他的指尖摩挲着带有余温的书卷,感觉又回到了1965年。
“殷外丞有什么事么?”那人没等到回复,抬起头来,微笑着询问道。

“殷泽,有事儿啊?”少年随手摘了一片叶子。冬日的大兴安岭,竟然还能见到幸存在树枝上的枯叶。
那个时候的那句话到底没有说出口。
“……黎皖,你怎么跟个姑娘似的。”
殷泽笑着说道,其实真正想说的无异于是一句“我喜欢你”
下一秒他就被按在雪里了。
“姓殷的你还是闭嘴吧。”

“……”
时光如水,白驹过隙。
他合上书,站起身,把那句话伴随20年的光阴说出来,原以为有千斤之重,没想到竟是这般轻巧。

然后他就离开了,那人什么也没说,他也只是听见阳光落下的声音,像是晕染着诗意的告白。

现在,他觉得像是一次幻觉。指不定自己什么也没做,这样以后上班的时候也就不用想的那么多。
最后的烟花在极尽所有温暖的夜空燃烧,电话铃响了。

他扫了一眼来电人的名字。
好的。
自我欺骗失败。

“……喂?”

“殷泽,新年快乐。开门。”

END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