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景泽

安于至景 沉于万泽

【夜尤】清晨的总部

说明:
















*继续把劣质糖献给 @Dicktat@节操不足 是这位神仙让我有了产文的动力!表白神仙!!!
















(不过明儿起到四天后的中考就要先下线了orz
















*夜见/尤利乌斯
















*涉及原创人物
















*从贴吧上找来的资料说尤利乌斯此前是水色幻鹿的团长……
















*OOC
















*未交往前提
































以上。
































































太阳从东边慢慢升起,垂在草尖的晨露滴入泥土,水色幻鹿的总部浸没在薄薄的雾气中。
































而总部里的集体餐厅,今天也比较嘈杂。
































副团长碍于贵族的身份只是较重地拍了两下桌子:“安静!安静!餐厅不是你们胡闹的地方!”
































它起到了让不知天高地厚的团员安静五分钟的作用,五分钟后,窸窸窣窣的窃窃私语声又在空气里振动。
































“你们———”副团长的眼角抽了抽。
































“好啦,格恩副团长,不要管他们了,年轻人就是这样才有活力嘛。”
































格恩听到这句话眼角抽的更厉害了。
































“都怪你啊诺凡克罗诺!!!你没上任之前一直都很安静的啊!!你看看现在这样哪里还有魔法骑士团的样子!!!”
































坐在副团长对面被点名的青年左手支着下巴,右手搭在大理石桌面上,气定神闲地看着一大早就怒气满满的副团长:“嗯?那格恩眼中的魔法骑士团应该是什么样子呢?”
































“哼哼,”格恩闻言得意地冷笑一声,“你终于要说这个问题了吗?说到魔法骑士团,肯定是要气氛严肃而有纪律的啊,起码要做到吃饭的时候不发出声音这样的事吧……”
































“那可是王贵族的规矩哦,”尤利乌斯笑眯眯地打断他,“虽然团里有一部分人是王贵族,但也是有平民的。如果全是贵族的话这样完全可以啊,但是在有平民的情况下怎么能用这样的礼仪来要求他们呢?”
































“平民不过是——”
































“哎呀好啦,一大早的不要生气嘛,对身体不好啊。来来来,喝牛奶。”
































青年明智地举起一杯牛奶,以免副团长再说出什么过分的话来。
































“哼,算你——”
































“那个,”尤利乌斯旁边一直安安静静吃早餐的小团员出声打断,“这杯牛奶原本是给我的。”
































哎?有这回事?
































团长大人陷入了回忆。
































————————
































“魔法骑士团包吃包住吗?”
































“伙食怎么样?”
































“哦,那每天至少要有两杯牛奶。”
































“不为什么,我起码还是个正在长身体的孩子。”
































————————
































“你这小子不要仗着有尤利乌斯这家伙宠着你就为所欲为啊!明明是个不招人待见的异国人却连前辈的牛奶都要抢!!!!尤利乌斯你到底招他进团干什么啊!!!”
































格恩好像更生气了。
































“啊……这个……”
































团长开始犹豫。
































夜见面无表情:“快把牛奶还给我。”
































“嗯……我可以帮你再要两杯的,要尊重前辈啊。”
































“不管,我就要你手里那杯。”
































“好吧。”
































尤利乌斯认命地转身递给了夜见。
































“啊啊啊啊你这家伙竟然真给他!!!”
































格恩痛心疾首地捂住心口。
































尤利乌斯抱歉地笑笑:“之前确实答应过的,不好意思啦。”
































———————
































“夜见!”
































尤利乌斯远远地朝他招手。
































最后一个从餐厅里出来的夜见慢悠悠地走过去:“你该不会是想和我说说格恩的事吧?”
































“差不多吧,”尤利乌斯弯腰整了整夜见乱七八糟的斗篷领子,“格恩这个人表面看上去很冷漠,一点都不喜欢你,但其实他是个很好的人,总是很赞赏地和我说起你的能力。”
































夜见隐约闻到一阵清香,于是努力去追寻这种气味的来源,心不在焉地回答:“嗯。”
































“但骑士团里不可能全是格恩这样的人,有些团员还是带着很深的偏见,尤其是对你来说”尤利乌斯整理完领子又拍了拍他的肩,“按你的性格来说,我还是比较担心你和他们发生矛盾,所以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我知道了,”夜见点点头,转而抬眼望向他,“你这么大的人还喷香水吗?”
































“香……香水?……我?”
































突如其来被拐跑的话题让不明真相团长的一脸懵逼。
































夜见上前,踮起脚尖,凑近那人的颈侧,轻微的气流喷洒在上面。
































脖颈是人类最脆弱的地方,尤利乌斯下意识地想避开,被夜见一把摁在肩膀上:“别动。”
































就这样僵持了五六秒。
































“啧,”少年后退一步,“就是你身上的香味啊……”
































掉线状态的尤利乌斯终于连上了Wi-Fi:“啊,你说的香水是这个吗?”
































“昂。”
































“这个是我前几天和一个会植物魔法的人比试的时候,他最后留给我的赠礼,”尤利乌斯笑笑,“小孩子不能闻多哦。”
































“又不是那种药……小孩子怎么又不能闻多了……”夜见不自然地移开视线,“你要没别的事那我就走了啊。”
































“那要记得和团员好好相处哦。”
































“知道了知道了,事真多。”
















































End.

































【记录-1】

2018.6.21 距中考4天















没想到我也有除了吃粮产粮还能用到lof的时候🌚















我也有矫情的时候啊🌚(















因为我知道就算是有人关注了我,也没什么可能看到这个lo的嘿嘿嘿















我真是一个小机灵鬼🌚















(等下明明自己喜欢的角色很会介绍,为什么一到喜欢太太的时候就成了废话精。)















(好气。)















上上周入了一个大冷坑







微博lof找遍了







万分绝望躺在冷坑里的时候







想起来了早几年就被卸载了的童年(你是有多老了啊)回忆







——贴吧







贴吧这个软件







满含着我曾经最中二的时期







真是一个伤心地呢















重新下载贴吧找同好的时候







遇到了一个超可爱的画手太太







同厨一个角色







聊cp的时候聊的万分投机(等等是你单方面这么觉得吧







我从没有过聊cp能聊的如此畅快的经历







第一次聊天的时候满脑子弹幕刷屏







“这个人是上帝派来救赎我的吧”







还被太太带到了all角色all的坑里







开车/吃糖/吃刀的时候







太太的梗都非常戳我萌点







啊啊啊这感觉真好







一句话就有无数灵感blingbling的闪啊







而且太太是个非常温柔的人







明明都快放弃写文当个咸鱼了







因为太太的长长长长长评又坚定了信念







不行我形容不来这个太太的温柔







这个人太好了







又甜又可爱(是这么形容的吗







真的想每天抱着手机拖着太太聊天(







但是答应了太太中考前要好好学习的(







明明只是答应了太太象征性鼓励的话







却第一次感觉到承诺这种东西qvq







(都是你单方面的感受啊快住嘴







所以说所谓的想玩手机







完全就是因为没有出现比手机更重要的事物啊qvq







(难道学习不比手机重要吗















我超喜欢这个人的qvq















好喜欢啊qvq















所以好害怕有一天这个太太退坑啊啊啊啊啊!!







(;´༎ຶД༎ຶ`)















说实话昨天太太不见了一天哪儿都找不到的时候还梦到这个太太退坑的事了啊啊啊啊啊啊!!!!(;´༎ຶД༎ຶ`)















希望太太在这个冷坑呆的稍微久一些







(超乖的祈祷)







(听说上帝可能更喜欢乖孩子嘛)























啊啦……看来互联网还是很美好的















希望以后我能逐渐明白,一些东西我已经拥有了







我还是可以的







不要再去奢求更多总是到网络上啦















(所以就是因为超喜欢一个太太差点就被点亮人生吗







(太矫情了太矫情了







(这不是我真不是我







(我我我可是很理智的







(啊啊啊等高中的时候再看这个一定会感到羞耻度爆棚( ;´Д`)







(但真的是因为太喜欢了嘛







(所以坚决不允许这么说自己(´▽`)







(毕竟人要接受自己嘛对不对(´▽`)

【尤利乌斯】The 26 letters

说明:








*尤利乌斯单人向,微cp。糖刀混杂








*混杂大量漫画对话








*剧透








*私设








*OOC








*很多单词来自百度词典【手动滑稽】








以上。
















高贵与神圣,孤傲与宿命
























A-Authority 权力
















他已是这个国家的上位者,站在强者的顶峰,拥有无数人求而不得的权力
























B-Balm 慰藉
















能在这个世界邂逅这么多有趣的魔法,这么多有趣的人,真好啊。
























C-crime 罪恶
















他结束过很多人的生命。
















当温热的血液第一次在他手上缓慢流淌时,他听见一个人在说:“我杀了一个人,一个刚刚还活着的人?”
















血液沿着指尖跌落到地面上,渗进泥土里。
















“不……”另一个人轻轻地说,“你杀的是敌人。”
























D-Dawn 黎明
















东方泛起一层白色,第一抹淡金色涂上了高耸的宫墙。
















燃烧的神鸟伫立在天际,慢慢等待着翱翔的时机。
















晨光熹微,晨风微凉。
















另一个世界的王国,依然繁荣而平静。
























E-Equal 平等
















“我身为魔法帝,所致力实现的目标是创造没有歧视的,人人平等的未来。”
























F-Flower 花
















当尤利乌斯踏进城门的时候,漫天芬芳的花瓣纷纷扬扬的飘落,庆祝他的凯旋。
























G-Gental 温和
















“新任魔法帝真是一个温和的人啊。”
























H-Hypothesis 假设
















“假设回到决战的时候,你还会用逆转魔法吗?”
















“会。”
















“那你依然会死。”
















“是啊。”
























I-iceberg 冷若冰霜
















他站在军队的最前面,莹莹的蓝色光芒在他周身环绕。暗紫色的眼睛里有着破碎的冰,冰冷却折射出耀眼的光。
























J-Jugular 致命处
















唯一能将尤利乌斯置于死地的,是他手无寸铁的子民。
























L-Limit 界线
















下民和贵族之间有一条界线。
















这条线正是他所不屑的。
























M-Mist 薄雾
















花园中流淌着静默与乳白色的雾气。
















树木在雾气深处沉睡。
















潮湿的空气中,掌握着时间的青年低着头,安静地伫立在影影绰绰的花丛之间,思考着未被预知的未来。
























N-Noble贵族
















诺凡克罗诺
























O-Outline 轮廓
















他微微侧着头,翻阅古老的文献。
















古籍里那些艰涩却优美的文字正散发着淡淡的冷香。
















金色的阳光摸索过窗沿,无声地勾勒出他安然的轮廓。
























P-Plaudit 赞扬
















星星点点的光从世界树上洒落,有纯白色的鸟从在这片绿荫中驻足。
















“世界树魔法?真是雄伟而庄严的魔法啊……好厉害!……更何况这真是仿佛你的温柔想要守护世间一切般的美妙魔法啊!”
















被诅咒的拥有世界树魔法的孩童仰头看向青年,惊讶地睁大眼睛
















青年在一片光中微笑着伸出手:“所以……请你务必加入魔法骑士团!”
























Q-Qualification 资格
















“用实绩来证明你的资格吧。”
























R-Reality 现实
















有一个人伴随着夕阳沉入地平线前的最后一缕阳光消逝。
















从此长眠。
























S-Secluded 僻静
















夜色渐深。
















塔顶真是一个安静的地方啊。
















虽然已经在战斗中被毁坏了。
























T-tergiversate 背叛
















“我的一个下民魔法骑士朋友,曾经被他的贵族同伴们背叛。”
















“哟,那打击可真不小啊。”
















“没,没有打击,”尤利乌斯淡淡地说,“他直接死了。”
























U-unique 独特
















“这是……我的魔导书?”
















年仅十五岁的尤利乌斯看着这个悬浮在空气中“哗啦哗啦”响的一圈白纸,扯了扯嘴角。
















“是的,这是独属于你的魔导书。孩子,你是特别的,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没有封面的这么厚的魔导书。”
















“啊……”
















除了厚也没什么厉害的嘛……








没封面怎么翻啊……








该不会是忘了装订吧……
















“所以一定要和它一起,找到自己一生的使命啊!”管理魔导书的老爷爷认真地握住了他的手
















目前只对新魔法感兴趣,没想过什么使命的未成年人尤利乌斯看着眼前老爷爷的笑颜,艰难地应了一声:“好,好的……”
















—————
















“尤利乌斯——团长——团——长!”团员在后面懒洋洋的喊道。
















“怎么了?”尤利乌斯转过头。
















“这么热的天,您怎么一滴汗都不出啊——该不会是带了什么特殊的魔导器吧?”团员趴在树荫底下,“团长——有好东西也要给可怜的下属分享一下嘛!”
























他扬起嘴角:“这个吗?不是魔导器,”一个东西从尤利乌斯身后慢慢升起,绕到他的身前,“是我的魔导书,翻动起来会很凉快。”
















——————
















尤利乌斯的魔导书:








哗啦哗啦(你的使命呢???)








哗啦哗啦(说好了的照顾我一辈子呢?)
























V-Vantge 优势
















初露锋芒的尤利乌斯刚刚上任团长的时候,常常被新人团员拉来打牌凑人数。
















团员一边美其名曰增进感情,一边私下里打赌谁能从这个看起来就不会打牌的新团长那里赢走最多的钱。
















结果个个输的倾家荡产。
























W-Wing 翅膀
















所有未成年的小孩子在尤利乌斯的视角里,是拥有自带亮闪闪特效的小天使翅膀的,甚至他们在说话的时候,眼睛也是亮闪闪的。
















非常可爱。
















但是有一天,他遇到了15岁夜见。
















这个背后冒黑烟眼睛里还充满了生无可恋的人真的15岁吗???
























X-Xenophobia 仇外者
















“黑发黑眼……从哪个国家来的啊……?”
















“真是……来这里干什么……”
















“看他的眼神……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吧……”
















“令人恶心……”
















“真希望他滚出这个国家呢……”
































“——暗魔法?!!!”
















“等等等……再让我看得仔细点嘛——!!”
















“啊?你不知道魔法骑士团吗?”
















“那你要不要参观一下?——你肯定有很棒的才能!”
















“恭喜你夜见,从现在开始你就是骑士团团长了!”
















“……你已经成为了一个了不起的骑士团团长了啊!”
















































“……夜见,接下来的一切就交给你了。”
























Y-Youth 青年时期
















我的使命是什么?
























Z-Zero 零
















死亡。
















































































【夜尤】任务

*答应 @Dicktat@节操不足 神仙写的文




*夜见/尤利乌斯




*青年时期




*里面的案件可以不用管他的严谨性,因为我瞎写的




*好像是个甜饼




*ooc




*文渣








 
以上。 
 
 
 
他抬起头,看见头顶微凉的如水夜色,看见明亮的星子缓缓坠落,看见亮紫色一望无际的星河 
 
—————— 
 
温暖湿润的夜风从身侧穿过。 
 
“……夜见?” 
 
“啊?” 
 
“想听个童话故事吗?”旁边扫把上的尤利乌斯团长笑着问他。 
 
“不想。” 
夜见转过头,黑多白少的死鱼眼凝视着尤利乌斯团长。 
 
“这个故事的主角是一个想寻找白昼的孩子哦。” 
 
“他想寻找夜晚我也不听。” 
 
“啊,那你不问问这个孩子为什么要找白昼吗?”原本指望讲个故事消遣路途上无聊时光的尤利乌斯团长很失望。 
 
“我问了你是不是就不讲了?” 
 
“嗯……是的。” 
 
“为什么。” 
 
“因为在他看到的世界都是黑色的,永远都是夜晚。但其他人看见的都是白昼和夜晚的交替。”尤利乌斯伸手想去揉揉他的头,“而这个世界也正是全天都是黑暗的。” 
 
夜见看了他一眼,轻巧地避开没个正经的团长伸过来的手:“你还改不了乱摸头这个习惯?我都15岁了。” 
 
“因为夜见明明是个孩子却一直摆着大人一样的表情,觉得很可爱啊。”尤利乌斯团长微微笑着,看起来非常无辜。 
 
“哦。是吗。” 
标准的波澜不惊的陈述句语气。 
 
“不过有意思的是,这回去执行任务的地方就永远是夜晚呢。” 
 
尤利乌斯仰起头望天,夜空漆黑如墨。 
 
—————— 
 
“是王都派来调查案件的尤利乌斯团长吗?!欢迎欢迎,今天已经很晚了,为了您们明天能更好地进行工作,先请您们去准备好的房间休息吧!” 
 
“那真是麻烦您了啊。” 
 
“怎么会,为魔法骑士团效劳可是我们的荣幸!” 
 
—————— 
 
“那个贵族,感觉怪怪的。”夜见利落地蹬掉鞋,大咧咧地在床上躺平。 
 
“是吗?为什么这么觉得?”尤利乌斯背对着夜见站在离床不远的衣架旁边,微微抬头解开领扣。 
 
“你问我我也说不清啊,直觉告诉我的。”夜见翻了个身蹭进被子,把头偏了偏,看向尤利乌斯颀长的背影。 
 
“说不准啊,”尤利乌斯把斗篷挂在衣架上,“你觉得什么样的人会做出来让一百个来自于同一个小城的女性心甘情愿的被切割成块状然后纷纷降落到王都呢?” 
 
脱口而出:“你。” 
 
“啊?” 
 
“没事儿。”夜见一边在心里骂自己瞎他妈想什么玩意儿一边把软乎乎的白色被子拉到头顶,闷闷地说“我要睡觉了。” 
 
“这是我的房间。”尤利乌斯哭笑不得“另外你还没有刷牙洗脸。快去。” 
 
“不。” 
 
夜见蒙在被子里懒得动弹。 
 
“快去。” 
 
“不。” 
 
“你不是十五岁了吗?” 
 
“哦,”夜见慢吞吞地从被子里露出半个脑袋,“那有什么关系。” 
 
尤利乌斯团长被气笑:“快点。” 
 
“好好好,”夜见不耐烦地跳下床,“你们老年人真是麻烦。” 
 
留下背后根本看不出来已经二十九岁的尤利乌斯被老年人的称呼噎的说不出来话。 
 
 
—————— 
 
“对了夜见,今天没有睡前牛奶会不会不习惯?” 
 
临走前尤利乌斯颇为关切地倚着门框问他。 
 
“你能不能快点走!!” 
 
床上扔过来一个枕头。 
 
—————— 
 
“王都那边有了新的消息。” 
 
“啥?”夜见叼着半片面包 
 
“所有人的脸都没有了。” 
 
“我觉得不止这些吧。” 
 
“每个人的眼睛上都烙着Custer家族的族徽。” 
 
“那个贵族说什么了吗?” 
 
“他?他说……”尤利乌斯笑着端起一杯茶,“'尤利乌斯大人,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 
 
“啊……这种一天到晚都是黑夜的地方真是让人火大。” 
 
夜见蹲在树枝上,暗魔法升腾而起,四下扫视了一圈。 
 
“喂,尤利乌斯老板!” 
 
拎着灯的尤利乌斯望向他,“找到了吗?” 
 
“就在你旁边呢。” 
 
———————— 
 
“看来全部尸体都被人挖走了。” 
 
夜见踢了踢露出土壤的棕黄色的破烂布条:“这里是Custer家族的奴隶墓地?” 
 
“是啊,那个Custer家主贵族跟我说的。” 
 
“都是女奴隶吗? 
 
“是的。真不知道这个家族用意何在。” 
 
“奴隶不能有墓志铭吧?” 
 
“对。” 
 
“那这个就是在搞特殊化啊。”夜见踩了踩一块石碑。 
 
——————— 
 
“您们已经查清楚了?” 
 
尤利乌斯站起身,“查清楚了。您家一位已经死去的女奴隶的哥哥为了报复您做出的事。但他故意留下了一些证据。另外您也需要跟我们去王都接受调查。” 
 
“怎么会有我?!不是那个贱民故意陷害我们吗?!!我们和这件事情没有关系啊尤利乌斯大人!!!我们为了王族一直尽心尽——” 
 
“他知道自己会死,所以他只寄希望于暴露你们用奴隶进行违法魔法研究的事情。 
。” 
 
 
—————— 
 
“那个女孩子的哥哥要被处死是吗?” 
夜见趴在窗沿上,平静地问他。 
 
“是的。” 
 
“那个贵族呢。” 
 
“关押五天,进行赔偿,放回去。” 
 
“……他没有罪吗?” 
 
“有。” 
 
夜见不说话了。尤利乌斯走到窗边,外面仍是阴沉的夜晚。 
 
 
—————— 
 
 
“所以那个孩子才要去寻找白昼啊。” 
 
 
 
End.

【佐尤】时间和火焰

说明:



*CP向——佐拉·伊德阿尔/尤利乌斯·诺凡克罗诺



*文末几段严重剧透 ,属于不看漫画不知道作者在写什么沙雕东西(其实作者写的就是沙雕东西orz



*OOC ,快成友谊向了。



*最后一段是自己脑补的,坐等漫画打脸







以上。











墓园上的辽阔天空即将被铅云挤满,只剩东边云层稀薄,仍有金黄的阳光零零散散地掉进来。



暗灰的云底不时擦过一道白光,像一位古老而庞大的洁白龙族在云里穿行。







粗陋的石板上歪歪扭扭地刻着墓主人的名字,出生死亡日期,墓志铭,但出乎意料的一尘不染。



墓碑前的人俯身放下一束花:“……好久不见,扎拉。”







“……也许那边的世界正是你我所期待的。”







“我得知了你的死因,很震惊——”







“我父亲的死因不是战死吗?”







略微颤抖的稚嫩声线突兀地在背后响起。



他有些吃惊地回过头去,后面站着一个瘦弱的孩子,衣服破旧却干净,手里攥着一个人偶。



父亲……?暗红色的头发啊……







扎拉的孩子吗。







当然不是战死的,孩子。



你的父亲很伟大,但他死于同伴的背叛,仅仅因为他是一个身处魔法骑士团的下民,仅仅是因为他以救助生命而不是功绩为自己的准则。



换而言之,孩子,如果不是这种差别对待,你的父亲根本就不会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相反,他将有一个更光明的前途,不可能如今只能悲伤地长眠于地底。







他很快回答微笑着道:“当然是战死,他为国牺牲,很壮烈。我想你的父亲也从不会怪罪这件事带给他死亡吧,毕竟他死在了最光荣的地方啊。”







“嗯!”孩子重重的点了点头,话语里带着哭腔,“我父亲是魔法骑士!”







魔法骑士吗……



他沉默地抬起头,大片天空仍然是一片铅灰,并出现了雷声。







他半跪下来,和那个孩子保持平视。



“你是扎拉的孩子吧,叫什么名字呢?你的妈妈呢?”







“我叫佐拉…我妈妈很早就去世了……现在只有我一个人照顾父亲。”



名为佐拉的孩子眼睛因为长时间的哭泣变得红肿,他叹口气,右手轻轻盖住佐拉的双眼。



“我可以帮助你,如果你愿意和我走的话。”



时间回溯,眼睛恢复正常。



“不……我一定要留下来……父亲会没有人照顾。”



“你可以隔一段时间来一次的。”



“不用了……谢谢您的好意……对了……您穿的不是紫苑虎鲸团的衣服……您是父亲的朋友……对吗?”







“……是的,我曾有幸和你父亲这样的人并肩作战,”他思索了一会儿,“如果以后……看到有紫苑虎鲸的大人来就不要去和他们说话了,他们都是你父亲的朋友,来扫墓,你第一时间走掉就好了,因为他们可能要和你的父亲聊很长时间。好吗,佐拉?”







“嗯。”











他以为这样就能保护这个孩子。











——————————







“你当时凭什么欺骗我?!他根本就不是战死的!!连你也想隐瞒真相,好让一个孩子永远都不知道,然后对贵族帮他收尸感恩戴德?!!”长大的那个孩子站在他面前,愤怒地质问着。







“佐拉……”他无奈地叹气,“你总——”







“'你总应该从过去走出来了'是吗?所有人都这么说,我不需要继续听这种废话了!”



佐拉恨恨地转身离开,手上的血滴滴答答地掉下来。







“伊德阿尔!”他提高了声音,“领到魔导书以后记得参加入团测验!”







远走的人影没有回答。







——————







他后来从团长当上了魔法帝,要管的事情很多,很忙,很累。







如果不是为了那个信念的话就不会站到这个麻烦的位置上来了吧……







他望向窗外,外面是整个帝国。







正值初夏。







有风吹过草叶,掠过树梢,登上山岩,来到这个国家的顶点,最后悄无声息地消散。







——————







“要回去了吗?” 他微微侧过头

——————


“如果你是魔法骑士的话,进入王选骑士团就没问题了吧?伊德阿尔小兄弟?”











“伊德阿尔……?那是谁啊……?我认识这个人吗?”青年把斗篷扔在地上,头也没回,“走了。”







——————



塔的顶点流淌着静默的时间,白夜的首领翻开了魔导书,瞳孔里翻滚着黑色的火:“那么……请你背负这个国家人类的罪责,去死吧。”



———————







王都燃烧着赤红的火焰。







“魔法帝呢?!他人在哪里?!”







“战死了!”







“……你他妈再说一遍谁战死了?”







“不是你问的吗?!魔法帝大人牺牲了!我们今天就要亡国了!快!那边的进攻!”







他有一瞬间的恍惚。







——————







啊呀……没想到







你倒是死的……很光荣啊







——————







火焰仍在燃烧







但很快就将熄灭。











End.

【闻夏】夜月

预警:

  • 闻夏

  • ooc

  • 微平行时空剧情

  • 又名:《今天实验室为什么这么冷》《闻洛野一定没有穿秋裤》《我市医科大夜间惊现爬墙神秘男子》


以下( ´ ▽ ` )



寒光一闪,闻洛野抽出一把锃亮的手术刀,刀面上反射出少年毫无波澜的眼睛。

“啪。”打火机凑近酒精灯,点燃棉线。橘红色的火焰就在那双眼睛里亮起来。

闻洛野没有像往常一样立刻把刀放上去做消毒,而是站定,直直地看着那团小小的火焰。

火焰散发着暖意。

闻洛野眨眨眼睛,像改变了什么主意一样转身将刚刚卸掉的手术刀片放进收纳盒,又扔掉了被迅速脱下的一次性医用手套,让手暴露在空气中,慢慢地拢近酒精灯四周。


良久,他拉下口罩,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在寒冷干燥的空气里呼出水雾。


手术台上的实验活体仍处于麻醉状态,解剖者抛之不管是失职的行为。


算了。

闻洛野盖灭灯焰,把活体扔回了笼子里。

今天已经很晚了。


他走到窗边,拨通电话。

外面有一轮晴朗的月,映着稀落的星子。


不错的天气。

闻洛野扬起嘴角。



“……夏天,我的工作结束了。”

“哈?今天这么早?那你夏天爷爷就有责任代表组织怀疑闻洛野同学对待工作得过且过了。”

“好吧,随你怎么想。你现在在哪?”

“往楼下看啊。”


闻洛野打开窗户张望,看到实验楼附近的一盏破旧路灯下,有一个人正疯狂挥手,甚至能让楼上的人看到一个一个的残影。


“看到了。你一直在等我?”

“嗯——”对面故作矜持地沉吟。


闻洛野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这有什么好迟疑的,就觉着眼前暗下来,伴随一阵寒风划过。


从地面飞跃到他面前的驭兽师撑着金属窗框,挡住了大片的月光,却刚好露出了那轮月亮。


驭兽师眉眼弯弯:“——你猜猜看?”


闻洛野墨色的眸子里盈满了笑意:“不猜,我已经知道答案了。



意气风发的少年,如几年前一样,遮挡了他的月光,却成为了他的月亮。



【双奥】壁炉、名字、圣经

*看不出的还以为是友情向的奥尔菲斯自攻自受系列

*圈地自萌  贼ooc   文渣  不喜轻拍

*就没有喜欢双奥的小伙伴吗qwq


正文:


奥尔菲斯曾在年轻时和一个人格有过短暂平和的相处时光。


那段时光是奥尔菲斯破碎悲惨人生中少有的光明与安宁。


那个人格——奥尔菲斯有时喜欢称其为“Dudd Saints”.




“《圣经》里说,'Dudd Saints是所有迷路人的向导,是人生目标的向导,是绝望者的守护神。他悲悯每一位遭受到挫折伤害的孩子;他注视着每一张世人背后的脸颊是否闪着莹光。'你不觉得很适合你吗?”


奥尔菲斯坐在壁炉旁,周身拥着暖意,不紧不慢地翻阅着典藏版的《圣经》,询问道。


“不觉得,”那位和他共用一个身体的灵魂正在打量壁炉,橘黄色的火焰在他眼里跃动着,“我只想注视你。”


奥尔菲斯意料之中地点头,他就知道自己没那么博爱。


“而且——”那人又继续说下去,尾音上扬,“这个名字太难听了。我可不喜欢”


“那我怎么称呼你?你就不要幻想我每天像疯了一样用自己的名字大呼小叫了。”


“我需要提醒一下尊敬的奥尔菲斯先生,自己和自己对话这件事在某些人看来已经十分疯狂了吗?”


奥尔菲斯闻言不说话,停下翻书的动作,脸上写满了“你觉得呢”。


“……”


“……”


“……奥尔菲斯先生觉得Arthur怎么样。”


“比之前好不到哪里去,”奥尔菲斯“啪嗒”一声合上厚重的书页,“姑且这样吧。”


Arthur往壁炉里添了些果木:“你看,你总是如此。”


奥尔菲斯不做回答,闭上双眼,向后靠在柔软的椅背上,周遭恰到好处的温度让他有些困倦。



Arthur找了一张薄毯,俯身为奥尔菲斯盖上,顺手拿走他膝上的《圣经》。


空气一时间极为安静,偶有木柴燃烧的噼啪声,时间仿佛静止,替换成淡黄色的暖光在屋内流淌。


Arthur慢慢翻开烫金的封面,轻叹一声:“起初神创造天地……”






【杰佣】【写不完的哨向】登记

*私设如山  ooc 尝试写出温柔的哨兵杰。
*哨兵向导,以后可能搞一个哨兵哨兵。('_')

————————

“向导?”

登记桌后面的男人停下笔,疑惑地抬起头。

面前这个自称向导的孩子低着头,没再说话,身上没有任何向导特有的精神波动。男人看向他身后,希望他的监护人能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没有一个人。

男人思索了一会儿,尽量柔和地对这个孤儿说说:“孩子,你身上没有任何精神波动,也就是说,你要么还没有觉醒,要么就是个普通人,是不能撒谎来这里骗取补贴的。如果你的生活有一些困难,我可以以私人的名义帮助你。”

男孩猛地抬头,有点错愕地看向他:“我没有说谎!我可以,可以隐藏波动,但是还不太熟悉……您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能——”

“滋……”

空气中突然出现的新生精神力量剧烈波动产生的声音,成功打断了男孩的话语。

男人有些意外地挑眉:“……你是今天觉醒的吗?”

“是的,先生。”

“年龄?”

小家伙想了一会。

“十五岁。”

“十五岁……”男人饶有兴趣地重复了一遍,“名字?”

“奈布。奈布·萨贝达”

“那么,奈布,”男人把煤油灯往前推了一点,以便于看清男孩的面貌,“你是刚觉醒,就可以完全隐藏自己的精神波动,只不过不太熟悉,是吗?”

奈布听他一说,突然有些纠结于这个能力是不是会给他带来麻烦,拉扯着自己泛黄的袖口。

男人一只手撑着头,另一只手搭在木桌上,并不急着催他。不仅仅是因为此时这个登记处后面没有排队的人,也是因为他现在很想仔细打量这个明明属于后天觉醒〔备1〕,却天赋异禀的小向导。

小向导秀气的眉毛此时因烦恼而蹙起,灰蓝色的眼睛看向虚空中的某处,嘴唇紧抿,明明是在认真考虑一件事情,却看起来像任性的小孩子。

“……是这样的。”十几秒后,奈布点点头。

男人起身:“那我现在带你去把向导素注册一下。等会儿回来以后请把登记表填好给我,就是帝国在册的向导了。”

奈布默默地点点头,站起来,跟在男人后面。

也只有这个时候,奈布才可以摆脱光线限制,用向导特有的感知打量眼前这个隐隐具有压迫性和不知来源何处血腥味道的修长背影。

他是个很出色的哨兵。

小孤儿奈布十分相信自己的直觉。

尽管一副……
他竭力地搜索词汇。
温和……优雅的样子。

可是这样优秀的哨兵……也会做登记员的工作吗?

他听到自己问出了这个问题。

男人步伐不停,走在前面无声地笑,解释道:“朋友有紧急事处理,我不过是来顶他十几分钟的班罢了。”

没了ʅ(•̀ī•́)
——————————

备1.私设越晚觉醒能力越弱

————————

精神体设定

杰克叔叔(划):黑豹

奈布:乌鸦

————————
小声bb

其实奈布向导先天天赋挺厉害的orz

੯ੑ∙ʔ巨坑。想把自己埋了。但是哨兵向导强制结合的肉是真的好次

看到以后就脑补了一下杰克。
真鸡儿合适。

【杰佣】午睡/一起看恐怖电影(高甜)

△ 节选自同居三十题 ooc 私设 甜甜甜无刀

14、 午睡

一片秋叶停息在草地上。

杰克背靠着树干,无比惬意地仰头望天。

初秋的天空湛蓝而明朗。

枕在杰克腿上的奈布合上书页,像猫一样打了一个哈欠。

“困了?”

奈布小幅度地点点头,慢慢闭上蓝灰色的眸子。

“睡一会儿吧。”杰克轻轻地拨开奈布额前的碎发。

秋风吹过去,树叶发出“哗哗”的声响。

天地间是如此的安静。

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奈布细长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划来划去:“《惊声尖叫》《招魂》《迷雾》《小丑回魂》……你想看哪个?”

杰克正在调试仪器:“都是美式恐怖?”

奈布歪头想了想,“美式血腥不符合你的美学吗?”

杰克不禁失笑,站起身走到斜躺在沙发上挑电影的奈布身边坐下:“其实还好。这样,今天晚上看《迷雾》。”

奈布点点头,然后把手机放到他手上:“你先连上电视,我去拿床被子。”

“被子?”

几分钟后,杰克看着缩在被子里只剩双眼睛的雇佣兵,一时有些无语。

“当初在庄园你溜我们四个监管者的时候,我可没觉得你有多胆小。”

奈布闻言伸出头,一副丝毫不为自己一个堂堂七尺男儿竟然不敢看鬼片的事实害羞的样子:“这不一样。”

“好吧。这不一样,雇佣兵先生。”

“雇佣兵”三个字咬的很重。

————————

“……杰克?”
奈布话音刚落,电视里就响起凄厉的惨叫声。
杰克像是被惨叫取悦一样眯着眼睛:“起雾了,奈布。”
“是起雾了……那,咳,你过来一点。”
杰克侧头看向奈布,奈布也很坚强地看向他。

————————

过去是过去了,但是——

“……至于挨这么近吗?”
“闭嘴。”

窝在杰克怀里就很硬气的奈布先生这么说道。

TBC.

太太们写的好多都是刀子啊自己产个饼安慰一下自己(T▽T)
奈布不敢看鬼片就像一些女汉子见到蜘蛛还是会尖叫差不多吧。感觉毁了这俩的人设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