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景泽

抑或往生

【群宣】灵车漂移

原群:“一艘幽灵船”(后改名为“这不是一
个冷圈”)
散了后搞的新组织。
【其实原群散了我们都很懵逼】
【其实原群人也少的心碎】

‖黄总中心
‖主元黄
‖日常是扯淡【划】是在撒了黄总骨灰的河边蹦迪
‖特别声明:我们不是一个正经群

如果有和组织失去联络的亲人看到了请回到家庭的怀抱里来【gun】

以下自述。
黄总真的特别棒啊就是发际线高了点但是戴帽子就可以拯救颜值呀身高小了点但是有增高鞋这种神器呀会弹钢琴手还超好看撩妹满级哲学博士忠心耿耿还会犯傻帝国第一忠犬(受)(总受)翻开戈培尔日记戈培尔传我一生的甜蜜与痛苦都是满页满页的可爱这时就会开始感慨世界上为什么会有戈培尔这么可爱的人啊他是天使他是全世界我要让世界知道黄总有多可爱要把黄总吹上天

【泽皖·共和国】雪夜和桥

·泽皖=毅强
·严重OOC
·共和国是这个系列的名字。
·现代水表圈短篇整合,什么时间段都有的系列
·殷泽:中国现任外交部部长
  黎皖:中国现任国务院zl

时设‖1981年
也就是两个人在北京读大学的时间

以下正文
——————————————

京城下雪了。

飘然的白色似雾霭,游徊在华灯初上的一国之都。
路灯枯黄,偏执地护着一方泥泞的街道。路上行人稀少,偶有几个也只是拉高围巾匆匆走过,在身后留下稀薄的白色雾气。

天安门广场牢落参差,殷泽倚着外金水桥冰冷的汉白玉栏杆。

“你在看什么?”黎皖轻轻扫落驻留在殷泽肩上的雪尘,“快盯了十分钟了。”

殷泽回过神来,转头轻轻笑道:“没什么,只不过是盯着一处地方走神。”

黎皖漫不经心地昂首看天。“你还有心不在焉的时候啊。”

“嗯?我怎么就没有了?人在一些特定的时候什么都做的出来。”

“我一个在二外的朋友告诉我外班的殷班长一直以来都一丝不苟井井有条专注认真,这几天听说还忙到走路生风。”

“不是我们班的竟然知道这么多?”

“你们搞外交的什么时候知道的不多了?”

“你一个学法律和经济的能不要对我们搞外交的抱有这样的看法吗?”

“这种看法到底怎么来的你自己心里不清楚?”

殷泽瞬间没了声音。

黎皖咧开嘴角,露出和雪一样颜色的牙齿,继续说道,“早在你表白的时候把我从出生到25岁生日经历过的大大小小的事情一一列举出来而且附上了与你合谋的我们学校心理系博士生做的完整的性格推测的时候,这个印象就很难改变了。”

End.

【藏麟】相性一百问/上

主持人:世界第一的禁婆公主殿下

嘉宾:汪 藏海    张起灵【注:洪武年间】

观众:略

1 请问您的名字?
藏:……张起灵
麟:……汪藏海
婆:够了【啪叽一声合上台本】

2 年龄是?
藏:时间太长,不记得了
麟:反正我一定比他年轻。唉,真是让我困恼的事情【嘴角能咧多大咧多大】

3 性别是?
藏/麟:眼瞎的禁婆不能要了

台下
尸蟞:嘿嘿嘿,嘿嘿嘿
海猴子:没出息,张个嘴就知道嘿嘿嘿。嘻嘻嘻,嘻嘻嘻

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藏:起码算是君子。如果用朝臣的话来说【笑】,是“城府极深的小人”吧
麟:我……我很乐观,很外向,很积极,很阳光

5 对方的性格?
藏:开朗活泼不假,但这不是他神烦的理由。
麟:老汪,你这话太偏激【故作高深地摇摇头】
藏:【思索了几秒】算善良,虽然话多,但不傻。最高评价就是大智若愚。
麟:【小黄鸡啄米式点头】
禁婆:【清清嗓子】咳咳,张家族长
麟:啊,好。他傲娇,还特别娘,天天热衷于穿着打扮,还洁癖。即使是现在说起来我还是不太敢相信我竟然能和这么个娘炮洁癖大神棍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啧啧啧啧啧啧,这真是我张家人过于常人的忍耐力的表现。
藏:……【生生捏碎了手中的杯子】

6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藏:我的府邸被安置在京城外面的时候。我家。
麟:洪武十二年。汪府。

7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藏:深藏不露的高人。【看天】
麟:……好人,可以欺负,可以聊天。……我错了,我当时为什么要这么想【捂脸】

8 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藏:任何一点【平静地喝茶】
麟:只要他是汪藏海【笑】

9 讨厌对方哪一点?
藏:逞强。
麟:偏执。
禁婆:刚刚的第九问是被尸蟞吃了吗?

尸蟞:???

10 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藏/麟:好,特别好

11 您怎么称呼对方?
藏:张起灵,张族长
麟:老汪,姓汪的,大神棍,汪司公
禁婆:大人的称呼好像比较冷淡……
麟:没没没没没没,他还有不少不冷淡反而跟岩浆一样热情的称呼要在特定的时候说
禁婆:特定的时候?遇到危险吗?
麟:……这就是后五十问的内容

12 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藏:藏海。【仿佛漫不经心地说道】
麟:姓汪的你竟然是这样的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真是深藏不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禁婆:……张家族长
麟:【正经】我的话,希望是起灵吧。

13 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藏:麒麟
麟:蛇,或者是鹿。

14 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藏:主持人
【禁婆:???】
麟:自己做的一个玉质的麒麟。
婆:我可以理解为你把自己送给大人吗?
麟:不可以。

15 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藏:麒麟挺好,没什么想要的。
麟:当攻一晚上!
藏:……【转过头盯着】
麟:看也没用,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
藏:……【叹气】随你了,也没有不同意。

婆:历史的见证,岁月的流转。
【记录:狗男男】

16 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藏:问过了。
麟:应该是第九问吧

17 您的毛病是?
藏:有的时候想的多了。
麟:嗓子容易干,时不时得喝点水

18 对方的毛病是?
藏:话多笑点低。有他在,我的汪府就是一片欢乐的海洋。
麟:保养头发?

19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藏:突然离开。
麟:熬夜。还有,我走的时候给你留纸条了。
藏:上面写着什么。
麟:“哈哈哈我走了。”

20 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藏:熬夜。
麟:把他的鱼喂死。

21 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藏: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婆:那……?
麟:那什么那,过。

22 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藏/麟:溪边

23 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藏:气氛很好,第一次放松下来。
麟:温暖,可能是因为当时下午的阳光。总之一切都刚好,。我对第一次约会的事情记得还是比较清楚的。

24 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藏:确定关系。
麟:刚刚确定关系。

25 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藏/麟:汪府。

26 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藏:细致的准备,并处于保密状态。
麟:惊心动魄的准备。

27 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藏:……
麟:是一个姓汪的公子【笑】

28 您有多喜欢对方?
藏:为什么会有这么幼稚的题?
婆:后面还有更幼稚的。
麟:谈不上多喜欢,因为这算爱【表情是一副幸福的样子】
藏:……和谁学的?【耳尖红了红】
麟:老汪你这话甚伤我心,我这可是自己想的。

29 那么,您爱对方么?
藏/麟:嗯

30 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藏:“我不想听。”
麟:“离我远点。”

31 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藏:问完,去查,杀人。
麟:离开。

32 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藏/麟:不

33 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
藏:等。
麟:怕他出什么事儿,会去找他,因为他的日常就是树敌树敌树敌树敌,我一定得看着他。

35 对方性感的表情?
藏:【陷入回忆】半梦半醒的时候懵懵懂懂地看着我
麟:【陷入回忆】笑的时候。太少见了你知道吗?太少见了。唉,多性感啊。

36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藏:主动的吻。
麟:他在我旁边睡着的时候,放下一切的戒备和怀疑,静静地睡着。

38 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藏:幸福?喂他吃东西。
麟:抱着他睡觉。

39 曾经吵架么?
婆:关于这件事我有一句mmp要——
藏/麟:闭嘴

40 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婆:“你为什么不理我?!”“你到底是为什么!”“不要说话了!”“我的鱼!”“你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为什么要熬夜!”“快睡觉闭嘴!”“我的图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走了也不说一声?”“我今天就要证明我张起灵才是在上的那一个!”“你不要逼我六亲不认”“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藏/麟:……

41 之后如何和好?
藏:……
麟:……

台下
蛇母:他们沉默啥?
汪府家丁:我只能告诉你原谅发生在夜晚
尸胎:发生在夜晚干啥啊?那么黑?
蛇母:当然是吃宵夜啊傻孩子
尸胎:www原来如此

42 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藏/麟:希望

43 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藏:“为什么不吃饭”“不要熬夜”“喝热茶”“你是想被冻死吗?”
麟:每每想到他竟然还没打死我的时候

44 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藏:听他的。
【野鸡脖子:哎哎哎楼上说话注意点】
麟:跟着他,帮忙解决问题或者照顾起居

45 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藏:一声不吭的离开。
麟:突然之间开始对我产生提防。另外汪藏海你可以不要这么计较吗?!
藏:不,不可以。

46 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藏:蓝玫瑰。
麟:啊……如果说的中二一点,是彼岸花吧。无情无义的毒花

47 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藏/麟:有

48 您的自卑感来自?
藏:没有
麟:我的自卑感?我一般都没有。

49 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藏/麟:公开

50 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藏:是。
麟:可能比永久还久。

「麟藏」

“汪藏海!”

张家族长张起灵一撩袍子,一脚踩在石桌上。

“嗯?”

被怒喝的对象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掸了掸肩头完全不存在的灰尘。

“你昨天晚上简直是欺人太甚!”

汪藏海本来什么也不想说,当成哄孩子应付了事,一听见“昨天晚上”四个字,眉毛立刻挑了起来:“你倒是说说本公哪里欺人太甚了?张起灵?”

趴在不远处屋顶上暗中观察的巫马南声一听这话,嘴角快咧上天了。

“巫马大人……您这样也不怕……”巫马南声旁边趴着的小姑娘攥紧了自己的衣袖,小心翼翼地问道。

“哎哎哎,叫什么巫马大人,叫巫马大哥。”

姑娘咬了咬下唇,艰难地开口:“巫马大哥……我总觉得大人他——”

“没事儿没事儿,出事儿了我担。丫头,你就不好奇大人和那个姓张的日常生活?特别是昨儿晚上的?”巫马南声“嘿嘿嘿”笑了几下。

姑娘想了半天,也没把“好奇”两个字吐出来。

“你既然说起这回事了,那本公就和你好好聊聊。”

汪藏海在张起灵面前一般都自称为“我”,要是真说起“本公”来,那十有八九是他生气了。

张起灵又回忆了一遍,然后默默地坐下,手乖乖地放在膝盖上,低着头,一副“我错了我认罪”的模样。

汪藏海满意的小幅度点点头,准备结束这个让他不怎么高兴的话题。

结果他还没开口,就听见对面怯怯地问道:“你……你是不是嫌弃我……没让你——”

【下一刻,汪府传出了毛骨悚然的惨叫】
【来自巫马南声】

附:
1.由于三叔的《藏海戏麟》没有进展,所以我对巫马南声的形象特别不了解。不太了解的还有张起灵和汪藏海的详细人设。ooc是一定的,也挺严重,请见谅。

2.文中的姑娘来自于《铁衣寒》里汪藏海提到的人物。(私心认为是汪藏海)

3.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我保证我的暗示足够清楚!但我对这种事的描写或者说是形容简直是生涩……(捂脸哭)所以说最后一段越看越想笑或者说越看越怪的话请不要喷我(跑了跑了)

4.这儿吃藏麟藏……同萌的小伙伴请务必留下企鹅号(T▽T)我我我快要被冷死了

【藏麟】初始
这是一个张哥闲着没事干翻连名字都不知道但是看他家看他人特别有意思的墙的故事。
汪大人为什么没打死他。
因为我ooc了。

汪藏海夹起一枚白子:“张家?没听说过。”
对面的黑衣青年左手托着下巴,右手一下一下地敲在黑石棋盘上:“我们张家一直避世,你不知道很正常,但你一定要记住!我们张家特别厉害!”

“既然如此厉害,为何还要隐世不出?”汪藏海思索再三,落了子。纵观这棋局,此时还是黑子占了气势。

“……这是我们族里的秘密。”张起灵少有地迟疑了一下,随后遣下黑子,如此迅速。汪藏海微微皱起眉,那颗黑子恰好打断了他的链条,原本的暗处围剿已经被摆到了明面上,如果继续扛着,怕不出五个回合就定下败局。

他原以为这个自称张家族长的青年不过是徒有其表,如今看来是他轻敌了。

想到这里,汪藏海微微笑着,他倒是第一次遇到能识破此局的人。

“我听外边人一口一个汪大人的,也没问到你的名字。你叫什么?”张起灵墨眸微闭,端起茶盏一饮而尽。

“汪藏海。”取出白子铿锵落下,一声脆响刚好接上了他略微低沉的尾音,如此恰到好处的衔接让人舒服。

“张家族长,我看这局棋已经不用继续下去了。”

张起灵收回觉得这名字似曾相识的心神,稍稍看了一眼就抬头笑道:“是啊。”
白子占了一个点,让整盘棋陷入僵局,难分伯仲。

张起灵站起身,语气里带着明显的笑意:“汪藏海,我叫张起灵。”
汪藏海去拿茶杯的动作一顿,古潭似幽深的眸子抬起,却发现那里早已空空荡荡,只余下几片落红。

指尖触到冰凉的黑玉棋子,汪藏海轻叹一声,心里盘算了好久那张起灵到底洗没洗手。

【藏麟】汪大人三次想上了他,有两次失败了(中)

食用须知:
1.本文cp     
汪藏海x洪武年间张起灵
汪藏海x洪武年间张起灵
汪藏海x洪武年间张起灵
可逆
(注意洪武)
2.ooc ooc ooc 特别ooc
3.文渣
4.官方打脸

正文:
【第二次】

汪藏海的童年不像是童年,太惨。
他自己并没有和别人说起过,或者在父母祭日时恍惚间回忆起零零星星的片段。
所以他对温暖没什么感觉,没什么留恋。
就像是稍纵即逝的白驹,并不会在汪藏海那里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老汪你这个人太无情冷酷无理取闹,我张起灵对桂花酥发誓,汪藏海这个人绝对是无妻无子的过完这一辈子!”
张起灵坐在雕花玉质栏杆上面,倚着朱漆柱子,左手上有一方白帕,上边放着着几块糕点,右手拿着一块桂花酥正往嘴里送,嘴角嚣张得意地扬起。

“哦?张族长这话倒是说的八九不离十,无子是真,但无妻还请您再考虑考虑。”
汪藏海把玩着一个朱砂符章,头也不抬地回应道。

“切,你也就这种时候正常点儿了。”张起灵悄声说着。
“说得对,”汪藏海放下手中符章,“我这几天要出去一趟,走很久,你别糟蹋我家的玛瑙池。记得喂鱼。”
“哦?你又要出去刨人家坟了?我上回不是刚给你拧回来几个粽子吗?我明白了,早就听族里长辈说你们这种衣冠禽兽通常都会有点古古怪怪的癖好哇原来你是这种汪藏海不可理喻不可理喻没想到我张起灵也有看走眼的一天啧啧啧。”
汪藏海一脸笑意:“叫你喂鱼就滚去喂鱼。”

汪藏海简直宝贝坏了家里的几条九纹龙和黄金,平日都有专门的养鱼人照顾,哪里轮得到自己去喂,况且自己以前还喂死过一只黄金锦鲤……想来也是怕自己闲的发慌,就给他找点乐子。
“老汪,你对我真好。”张起灵努力做出一个泪汪汪的表情。
汪藏海皱了皱眉,半晌才道:“……算了。”
“什么算了?你终于放弃那个一天给自己做十套花花绿绿的新衣服的计划了吗?”张起灵说完就咬住那块一直拈在手里的桂花酥的一角。
汪藏海伏身咬下另一半悬在空中的糕点。
“太甜的东西要少吃,好吗?”

数日后骑在马上走神的汪大人回想起来这一幕,颇不甘心地在本子上记了第二笔失败。

【藏麟 汪藏海x洪武年间张起灵】
【极度ooc警戒】
他一袭白衣温润如玉,手持一茶盏捋去茶沫,谦谦君子的模样让人陌生。
明明前几天还前疯了似的在墓道里狂奔,边跑边喊:“本公从未见过如此丑陋污秽之物!”
“听说你这几天很忙。”
他开口问道。
旁边坐着的张起灵蔫蔫地开口:“昂。”
“今日话怎么不多(不说上一堆喷的唾沫星子满天满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了?”
“老汪,你要明白,像我这样的铁血男儿也是有那么一两天文文艺艺迷迷瞪瞪的。”

汪藏海抿了一口雷鸣临海蟠毫:“本公倒是明白,你这样的铁血男儿天天都在缺心眼。”

一下午闲的胃疼开始改图……
P2P3是动图,P2是自己做的。
如果动不了的话就算了……
【日常压汪公棺材板】

【藏麟】汪大人三次想上了他,有两次失败了(上)

食用须知:
1.本文cp     
汪藏海x洪武年间张起灵
汪藏海x洪武年间张起灵
汪藏海x洪武年间张起灵
可逆
(注意洪武)
2.ooc ooc ooc 特别ooc
3.lo主写的不怎么样

正文

【第一次】
此时正值寒冬腊月,也是明朝建立后的第一个冬天。

汪藏海手里拿着一本古籍,正是开国皇帝前几日叫人加紧送到他府上来的那本。他找这书已有一段时间,不承想真在帝王之家。

屋子里几处都燃着瑞脑,汪藏海自己也是在旁边桌上放了暖炉,温暖清雅的环境倒是比外边的寒风凛冽好了不知多少倍。

“砰!”
小叶紫檀木门被一个浑身雪白的人一把推开,隆冬的风裹挟着稀碎的冰粒涌了进来。
那人也知道汪藏海的脾性,又急急反身把门关严。
汪藏海听了这响动,早已放下了书卷,用梅骨似的手捧起暖炉,瞟了一眼自家刚刚被严重摧残的屋门。

“老汪你这屋里倒是暖和啊,呦呵!还挺香!又当神仙呢?你都不知道我在外面都遭遇了什么,真是新朝刚建根基不稳世风日下道德沦丧啊喂老汪你有没有在听啊我现在是很认真地在诉苦啊!”张起灵一边解下沾满了雪的外袍,一边絮絮叨叨。

“在听。你离我远点解,别把雪沾到我身上。”
汪藏海用波澜不惊地眼神看着张起灵,心里不知在打什么算盘。

此时张起灵的乱七八糟的也都脱得差不多了,雪被抖落了一大片。
他现在正穿着藏蓝色类似胡服却有部分汉服细节的行装在原地蹦哒,嘴里“冻死我了”嗷个不停。

汪藏海把暖炉拢进袖里,叫来两个侍女,吩咐了一句就继续去看他的书了。

汪藏海在外屋看书,张起灵就直接被安置到他汪藏海里屋的床上。
张起灵不管那么多,喝了热水洗了澡换了衣服掀起被子往里一钻就连头都不冒出来了。

他还没钻一会儿,就听见外面有人走过来了。
他的五感敏锐的吓人,想起那两个侍女已经走了,那这人就一定是汪藏海。
张起灵堪堪从被子里露出一双眼睛,半眯半合地看着他:“老汪我知道你跟个姑娘家似的有洁癖,但是被子能不能借盖一晚上,我现在真的特别特别特别困。”由于嘴还埋在被子里的缘故,那声音闷闷的。

原以为最差的结果就是自己被汪藏海连人带褥子被子掀下床,没想到眼前一暗,姓汪的直接欺身压了上来。
张起灵的眼睛瞬间睁开:“哎哎哎老汪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惹你这个洁癖的哎哎哎别掀别掀实在不行咱俩可以挤一晚上啊你要理解一个人困到这个地步就浑身都不想动的想法。”
此前沉默了好久的汪藏海开口了:“……做些运动就没那么困了。”

张起灵愣了一下,眼神一直在这个身着白衣风华绝代飘飘若仙的青年上游离着。
汪藏海等了一会儿后看没有回复,刚想开口就听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汪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哎哎哎可是改天吧好吗……我真的是太累了……”
张起灵的手环上身上人的腰,侧了侧身将那人置于床榻上,头凑过去蹭了蹭,鼻尖萦绕着一种冷香。

汪藏海不说话,侧过头去抵住对方发顶,难得享受地微微眯了眼睛。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就爬起来的汪大人在小本子上记了第一笔失败)

看完《化棠曲》萌上化棠
为顾少棠写诗,只为和督主凑上cp
诗文拙劣,献丑了。

————————
“有何不可?至少尸骨得存,说不定六十年后这王宫重见天日,有人开棺,倒将咱们当成了一对合葬鸳鸯。”

“我这辈子,从没有见过像你这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我若真这么做了,你会用这把剑……再一次刺穿我?”

“我千里迢迢到这里来,就是来听你这一句不好?”

                       
                        ——《化棠曲》

【穷夏】无题(微车)·下

食用说明:
♛穷夏only,不逆
♛本文为《意林山海经》同人
♛不萌勿喷
♛时间线改动,反转剧情
♛微囚禁梗
♛ooc ooc ooc
♛文渣
♛表白意经全员

正文:
身下的夏天没半点反应,完全没有缓过神,全身僵硬。
“夏天?夏天?”穷奇皱着眉叫了几声他的名字,他才如初醒一般迷迷茫茫,好半天才对刚刚怎么想都不对劲的告白有了反应:“奇奇啊……每一只驭兽天性里都喜欢人类。所——”
“不是本性,是人类之间的爱情,”穷奇十分坚定,“是喜欢你,不是人类,只是你,夏天。”
“哎,我说你怎么就这么确定啊?”夏天被这个姿势弄得不太舒服,扭动了几下,想挣脱开穷奇的束缚。
“梼杌告诉本尊的,本尊还问了饕餮和闻洛野,他们都这么说。”
“那这个姿势——?”
“闻洛野给本尊的书。他说他是人类,也对生物生理很擅长。在这方面本尊还是相信他的。”穷奇加大了力道,又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张纸条,看了一眼,又收回去。“你喜欢我吗。”
“你这么帅,又是威风凛凛的大凶兽,我当然喜欢你了。”夏天全然把这个事件当成了情商比自己还低的穷奇的恶作剧。

“其实不管你说什么,都不会有什么改变……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你无所依处,夏天。”穷奇的手在夏天脸上轻轻摩擦着,全然看出来他的心不在焉,计划脱离了现实,他也就不准备隐藏什么,与其最后的打击深重让其崩溃,不如先一点一点地瓦解。
“放屁,爷爷还有小联盟,还有我家呢。”
“那是因为你的记忆被篡改了。你以为改你的记忆很难吗?那蠢狗化成你的模样,站到了青龙之上,成功逆转了四象,后来么,他被那群争先恐后冲上来想趁机收服旱魃的驭兽师揭穿了,哇,直接被踩死了,那血啊……溅了他们一身……他们看都不看,转身来和其他驭兽师抢我们了。你知道蠢狗最后一句话是什么吗?‘夏天老大……你自由了没啊……’怎么样,他到断气都没见到夏天老大哦。”穷奇的手向下移动着,停在了脖颈侧面,那里是动脉。他想起来在远古洪荒时期吞食掉人类的时候,从这里迸发的鲜血会染红他的视野。
他的指尖感应到了炽热皮肤下血管的微微颤动,里面有着奔流不息的血液。嗜血的欲望让他变的更加兴奋,眸中诡异的红光毫不掩饰地露出彻骨的欲望,那欲望来自言语的主角,夏天。
“怎么可能!孙雷的图腾还在我的手上!穷奇,撒谎也要看对方的智商啊。”夏天老大摇摇头,颇为可惜地说道。
“那原本是为了骗过你画上去的,”穷奇松开了手,仍保持着俯身的姿势,“现在,你自己看看?”
夏天揉了揉酸痛的手腕,把袖子挽了上去,白皙的小臂上空无一物。
“障眼法?”啊我不信我不信……
“那是血契。”
“你说谎。”
“你很清楚,从一开始你就在怀疑了,现在还没明白?你的什么小联盟倒是还存在,但是巫甜失踪,夏男被囚禁,姜少少忙着他的家族,燕小兜啊,废物一个,有人不死心,以为他说刑天跑了是掩人耳目,找他逼问,后来被打死了。燕家本就落魄,现在刑天跑了,就没人管他。怎么样,想起来了吗?我接着往下说吧——”
“停……别说了……”他的头隐隐作痛,大量破碎、不连续的片段在眼前闪烁着,他看到了滔天的火光、古老的金色楷体字在空中一上一下的浮动着、大量的血和尸体、被折断的野花树木、破碎的山体。
“怎么?想起来了一部分?”穷奇的虎耳抖动了一下,一只手解开少年的衣服,另一只手绕着他黑色的发梢,“我们后来找到了你,你在一颗高高的花树上,花树的四周下着雪,那花是白色的,就像是雪在那里诞生。梼杌说这是因你而起的天地异象,而当时你就坐在树枝上,淡然的、圣洁的样子。要是真不知道你是沐浴着血液的凶兽,还真以为你是哪里的天神。你选择了人类,所以你背叛了我们,我们想把你揍一顿来着,但是我们都没有,因为我们做了更过分的事,我们把你封印了,或者说,把旱魃封印了,过程的可怕我就不说了。然后你醒了,存留着旱魃的一部分记忆和零零碎碎的能力,本尊把你要了回来,毕竟你也没什么用了,这倒是容易得很。那么现在,懂了吗?”
“怎么可能……不会的……”少年的眼睛曾有着桀骜和自信的光。
他的喃喃自语一直持续到一个带有侵略性的吻。

“现在你是我的了,没有人回来救你,嗯,开心。”开心的凶兽轻轻舔舐着濒临崩溃的少年温热的脖颈。少年捂住了眼睛,有泪水从指缝间流下,一直滑落着,直到在湛蓝的如同天空的床单上晕染开一个个暧昧不明的痕迹。细细微微的哽咽从薄唇间漏出,更满足了身上人的占有欲。

他想推开他,但奈何手被重新禁锢,失去了原本旱魃的力量,只能无助地重复着“不……停下……”或类似的语句。

情事对于少年来说太过遥远,但获得的愉快不可否认。
穷奇把现场收拾的十分干净,随后,带着饱食后餍足的凶兽轻轻地抱住已然睡着的人儿,堕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END.
番外:
拍摄完毕后——
夏天:哇啊啊快给我套件衣服!穷奇你是冰做的吗?!
穷奇:(几千岁的大怪兽脸红的快的滴出血)紧张,是因为     紧张。
【摄影师】姜少少:(笑)夏天,身材不错啊

【化妆师】闻洛野:(摆弄一下摄像机)所以我说夏天适合解剖,放在手术台上别有一番美感

夏天:……你俩出去好吗

【后期】饕餮:吾主!您可以用身体来色诱敌人趁其不备杀死他借此一统天下啊!

夏天:你也和他们一块儿滚

夏男:(转过身,拽来夏夜)你看你哥演技是不是很棒

夏夜:(点头)

夏男:把他借给我们公司吧!当男模多棒啊!那眼神那表情,是个男人就弯了好吗!

夏夜:喂?是帝俊吗

【镇场】梼杌:(搬来盒饭)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各位,吃饭了

燕小兜:哇!夏兄!你和穷奇配合的好棒啊!

弓满:那个,小兜,带纸了吗?我看穷奇好像留鼻血了到现在都没止住

(穷奇:给本尊闭嘴。)